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学生园地 > 教育故事 >
发表日期:2017-07-10 编辑:admin 有位读者读过此文
我曾做过作家梦

我曾做过作家梦

我学诗的经历大概要追溯到读师范时,师范二年级,我有幸成了学校广播站的编辑和校文学社团的成员,于是,便对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一心想成为大作家,师范毕业分到湖州名校湖师附小,但自己并不满足,一心想当作家的我面对每天烦琐的生活很泄气,找不到一丁点的职业幸福感,于是,便把满腔年轻人的热血都倾泻在业余的文学创作中,那个阶段,我们几个年轻人都住在附小单身宿舍里,那是一幢古老的四合院式木板楼,是陈家故居(陈果夫、陈立夫),我们几个年轻人每人拥有楼上一个单间,楼下的大厨房大家共用。因为地处市中心,所以,我这只有10平方左右的小木屋便成了大家聚会的场所。许多写诗、画画的朋友、同学常来我处聚会,我不太会做饭,每回只能煮最简单的东西给大家享用,大家在一起,吃着简单的饭菜,谈诗,其乐无穷。我们一起写诗,一起参加诗赛,组织诗社。我们都有自己喜欢的笔名。夜幕降临,我们骑着自行车,在古老的湖城大街上溜达,坐在残破的潘公桥上听大地的呼吸,感慨水中鱼儿生活的自由,记得诗友俞力佳经常爱说一句话“下辈子做条鱼”。那时候,我常跟在这帮“诗兄、诗姐”后面,到处玩,参加莫名其妙的陌生“派对”,那时的我,桀骜不逊、“不务正业”,一心文学,藐视俗世,那年我19—20岁。

我不知是何时开始“改邪归正”的。“长大”后的我一心从教,专注于学历进修和研究,目不旁视,不爱名利的我莫名其妙地被卷入其中,戴上了许多莫名其妙的头衔,生活被反复“规范”。写诗年代的飞扬心情和浪漫生活一去不复返了。可我总怀想总怀想,包括我的朋友们,也常怀念我的小阁楼。我总怀疑自己是否本应属于那样的生活,我的人生是否发生了错位?好在现在我主要的精力还是在教学,曾经有过的作家梦和为之付出过的努力都得到了很好的迁移和延续,我爱的和一辈子有机会爱的,都是文字。


 


 

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© 2007-2012 耀华小学

秦皇岛市海港区耀华小学网站 冀ICP备11006792号
页面执行时间:172.363毫秒